· 长篇小说《河祭》连载 · 第三章 迷失的河流 1

640(8).jpg



1

外祖母果然一去不复返。

外祖父落得个无牵无挂,便一门心思扑在船上。大把挣钱,三文不倬二文地花钱。不跑船他就日夜混在会馆里。会馆里有吃有喝有玩的。会馆里还能使钱唤来俏娘儿们睡觉。

他倒真忘了自己还有婆娘和娃儿。成天乐哈哈的。广交朋友,仗义疏财,最好打抱不平。在汉水上下播开了唐河帮主杨大麻子的赫赫名声。

星沟镇坐在汉水的臂弯里,还骑在府河的头上。

府河是汉水的小脚趾丫子。一条极窄极浅的小河。枯水季节,小脚婆婆可以一步从河这边跨到河那边。纵是夏季旺水,河里浅滩也多。光着屁股玩水的小伢们从浅滩处蹚到河中心挺立着,鸡屁眼似的肚脐还露在河面上头。

不过府河可不短。沿其注入汉水处的府河口上溯,便见府河宛若一条黄绫。绫结左边缀着汉川右边缀着汉阳。往上顺着系着刁汊湖拴着应城。再往上串的一串依次是云梦、安陆、随州。随州就挨着河南的一边了。

靠着府河吃府河。各个县份都有驾船营生的人家。应城的有道帮、应帮。云梦的称云帮。安陆安帮。随州随帮。还有汉水上来的孝感孝帮、黄陂黄帮。汉川的中帮脚踏汉水、府河两条河,更是帮大船多,把个府河挤得何等热闹。

麻雀大的星沟镇,盘踞在两水交接的咽喉,人烟稠密百业兴旺。烟铺、茶馆、酒肆、戏园子、南货店、当铺、还有棺材铺子,总之肝呀胆呀一应俱全。尤其有一间足以显示小镇非凡的公共茅坑,也挤在一条直肠子似的青石板铺的窄街上。

9(8).jpg



镇上一个很热闹的去处是船行会馆,设在街南一幢起了两层楼的脊顶飞檐的木楼里。船行是为船帮揽生意谈交易的场所。会馆则是船伕们的聚乐圈子。别处的船行和会馆均是分开单设的。有势力的大船帮往往还专设本帮会馆。星沟镇既小,就合二为一了。

这几天船行会馆里可谓各帮大会师。大门口赛过蚂蚁洞,那黄帮孝帮中帮道帮应帮云帮安帮随帮的船伕们,蚂蚁一般出出进进。原来官府在汉水河道转弯的北岸修筑堤坝,各船帮都来抢那运石装砂的生意。

船家各帮,既据乡土结帮,便分帮派同党,泾渭分明。备行各的路线,各泊各的码头,各有各的路子和势力范围。明争暗斗,寸水必争,互相倾轧。但又互相提携,沆瀣一气,交往彬彬有礼。尤其是水上有船遇难,便不分帮派拼死搭救。在会馆里遇着了更是称兄道弟。

1(1)(4).jpg



帮头是推选的。也有老帮头禅让或父子、或兄弟相袭的。

帮头地位至尊权势至极作用重大。揽生意,讲价钱,探门路,乃至与兄弟船帮之间争斗或周旋,都依赖帮头。帮一日无头,有如船脱了舵漏了舱断了桅乱了套。不过帮头也驾自家的船摇自家的橹赚自家的血汗钱,并不剥削船老大们一分钱的好处。自然,帮头免不了常常无端地被各船请去海吃海喝,像轮流坐庄一样到各船上去翘着二郎腿坐,这倒算是赏给那些个船老大的殊荣了。帮头还干预船上各家的私事,说一不二。各船上自有船老大当家主事,帮头却俨然是船老大的老子。船老大最敬畏帮头的是他吸收一条船入帮和驱逐一条船离帮的权力。

微信图片_20231017173418.jpg

作者近照


 

作者简介:钱鹏喜,笔名鹏喜、金戈、羊角,自由撰稿人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现任武昌理工学院教授。曾任武汉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芳草》主编、武汉文学院专业作家。主要著述有长篇小说《河祭》等5部,长篇报告文学《龙马负图》等2部,散文集《梓山湖笔记》等4部,《鹏喜中短篇小说》1部。多次获得湖北省、武汉市文学奖项,多种作品入选《湖北新时期文学大系》和《武汉文艺精品丛书》。



喜欢作者
sitemap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:凯发注册官方网站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jsckpot百万美金ag  ag百万美金彩池  凯发真人游戏首页  凯发真人娱乐游戏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ag百万美金彩池  凯发真人平台  jsckpot百万美金a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