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大江奔流连载 · 19 两眼乾坤含旧恨 一腔今古赋闲愁

1688177400848026.jpg




且说王莽这小伙子,公道存心,天理用事,勤劳自励,生意红火,加之又交上迈兮这样聪明机灵的女友,可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万事通达处处来。

这一天,王莽更衣换鞋,梳头刮胡,打电话叫来周十斤和苏迈兮聚一聚,还要商量公司之事。

迈兮仪容清雅,步履端详,每次见面,欢喜不已。她每每调侃第一次见面,王莽离席而去之事。王莽一本正经解释那次不得已之特殊情形,环境污染大事耽误不得,并说当时惴惴,毫无底气,以为迈兮再不会理他。

迈兮回道,你前程远大,以事业为重,本人何曾那般没格局?

迈兮话还未说完,王莽抢过话题,扪心道,但愿君心如我心,野果山寨印此心。又旧话重提道,我家从前贫病交加,如今产业才兴起,家里病人又需照顾,你可不嫌弃?

迈兮用她那如葱十指摆弄着手机,半真半假地嗔笑道,合意者并合意,情愿时并情愿。

周十斤说,哎呀,我听都听不下去了,嫁与不嫁,娶与不娶,莫怪我直言,每人一个字就行。说了这么多,唧唧咕咕,又作诗来又用词,我也没听明白。谈婚论嫁这件事,我真不会奉承你们这些文化人。

周十斤的话把王莽和苏迈兮逗得哈哈大笑,王莽想了一想,道,既然你这么评价我们,那换个话题讲电商的事吧。

苏迈兮说,我们公司的农产品,想搭你们电商平台的车,产品质量一定有保障。一是借你们的品牌效应,二是借你们的平台,“双借”之后必须提成。

周十斤抢过话题道,晓得晓得,找个小合作拈量拈量,将来再做大合作……

王莽打断周十斤的话,对苏迈兮提出的合作之事,果断承应。并说,这么点小事,不讲“提成”二字。

“不讲提成?那不行。”迈兮执意不从,说不能乱了生意人的本分。

王莽无话可说,只得答应。

周十斤又来打趣,说,你们男善经营,女又聪慧。双方学识又深,才貌俱全,又仁义礼智,厚道可靠,志同道合,且一个是在婚姻的围城里打拼过一回,一个是八年抗战后才分开的,都有经验,岂不是天作之合?快些择了吉日,举行大婚吧。

周十斤这样打趣,迈兮最不爱提起她与前男友的八年经历,于是脸上掠过一丝不快的浮云。

迈兮望着周十斤,付之一笑,不以为怪,高兴不减分毫。

吃过午饭,三人讨论民宿发展规划。苏迈兮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建设高端民宿,高资金投入高质量服务高效益回报。

“三高”怎么样?她问王莽。

王莽笑着说:现代人流行的“血糖血脂血压”这“三高”本人流行不起来,你说的这“三高”方案,欣然接受。

苏迈兮的笑容很甜,脸上微微泛起一层红晕。

迈兮道,浅显想法,请三思再欣欣然吧。

周十斤却鼓掌欢呼。三人继续商议如何发展高端民宿。

做方案,做策划的事交给王莽,不要“亏待”985大学生。苏迈兮和周十斤不时提出一些策略。

王莽与苏迈兮都不敢提周十斤与四照花的敏感事件,倒是周十斤不动声色地对他们两个说:“我要与四照花好说好散,从此是路人。”

劝人和不劝人散。王莽就借用周十斤爷爷的话说,大人犯的错,为什么要娃娃来承担。你们散了各自都好,那两个娃儿可就苦了呀!

苏迈兮也道,这事,我也没有发言权,我不知道四照花到底是受了冤枉还是真的做了错事。但凭我对她的了解,你还是误会了她。

周十斤说,人家雄嫂都堵在家里了,全村老少都知道了,还要怎么弄清楚?

苏迈兮摇了摇头说,都在黑处,不好下定论,我相信四照花是清白的。

“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晓得是真是假,我是个失败之人。”周十斤愤愤然。

1688177421747010.jpg




王莽接过周十斤的话道,这事你自己做决定,我们说什么你也听不进。对家庭婚姻来说,我最失败,江小雪宁可跟着六十多岁的老人家,也不跟我三十而立之人,岂不是笑话?所以,婚姻家庭不能简单地用成功和失败来总结。

周十斤强忍怒气,他说,我们两个五十步笑百步。

迈兮反问他:“是不是为离异找到了突破口?”

周十斤不作答。

王莽望着周十斤说,我走了这条路,十斤你就试一下,冷静一段时间,以观后效,要是改了,你们还可以过啊,哪家夫妻不是相亲相爱相杀的?

周十斤摇摇头说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现在我看到熟人都抬不起来头,哪来原谅不原谅一说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。他停了下,又苦涩地说,不讲这事了,还是讲“三高”的事。

看到周十斤伤心失意,王莽想逗他开心。就说,有个办法,可减轻你的苦楚。

周十斤好奇地问:“有什么绝妙之计,快快道来。”

王莽道,说出来恐你会怪我,不过这办法倒是要得。

周十斤道,请讲。

王莽一本正经说,你想想吧,雄嫂也是伤心之极,要是你和雄嫂结双配对,说不定情投意合,主动换个角色,让雄哥和四照花气愤一回,不知十斤兄弟意下如何?

周十斤道,换婚?这方法要得。三个人大笑过后又增添了工作兴致,方才收住此话。

在干净的屋子里,在明亮的灯光下,王莽、周十斤和苏迈兮三个人专心一致地做着高端民宿方案,三心合一,出其不意地给驻村工作队交一份答卷。

迈兮和王莽敲打键盘,默默献计,做出适用方案,周十斤提出各种好的措施。

细雨洗尘,轻风阵阵。饿了时吃点花生米和卤猎蹄,各种开心贺词,乐在其中。累了的时候,苏迈兮跳起才学会的“茅古斯舞”,三个人又一起跳土家摆手舞。

晚上回家已是十二点多钟,王莽打开手机细看江小雪的三条微信,说是明天周末卤蛋们在家,请王莽到餐馆吃饭,以前对不起他,希望重修旧好。还说,真的一直放不下王莽。

王莽很诧异,这是离婚以来,江小雪第一次请他吃饭,第一次给他发信息,他觉得执拗的江小雪变了,也许是生活所迫也许是为两孩子着想吧。王莽躺在床上分析了原因,连忙给江小雪回信息说,不可能重修旧好,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,希望江小雪找一个适合她的另一半。

深夜,苏迈兮同样收到了江小雪的两条微信:“我和王莽重修旧好了。”

另一条:“王莽说,两个孩子需要他,不打算拆散重组,不需要优化组合,我们一家四口很幸福。”

苏迈兮有些懵,她想起晚上做方案的时候,王莽微信提示后,他草草看一眼脸色有些不自在,还关机。她唏嘘不已,觉得王莽隐藏太深,装得太真,原来他一直都在骗自己,一直在脚踏两只船。

她气得直喘粗气,一直以来,她都担心孩子的事,不敢跟他确立关系,是他多次开导说,有孩子的组合家庭同样可以过得很幸福,只要双方有一颗真诚的心。当时,她觉得这个“婚姻哲学家”说的有道理,两个人才正式确定恋爱关系,谁知他却完全是个伪君子。

纵有千般凄苦,万种愁思,她也无处言说。她懊恼盘桓了一整夜,觉得跟这种戴着假面具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,不理睬就够了。

第二天清晨七点多,王莽微信告诉她,今天自己到镇上办点事,还说大约九点左右来接她,行不行?

苏迈兮回复道,不需要。

次日早上八点多,王莽来到江小雪餐馆,他一现身,大卤蛋连忙把妈妈的手机藏到书包里。

看到江小雪疲惫的身影,王莽唏嘘不已,那江小雪没了往日的光彩照人,也没了往日的灵气活现。他暗想,这都是她自己任性妄为,因果也得她自己承受。

两孩子在里间写作业,王莽当面告诉江小雪说:再也不可能了,还说自己与苏迈兮已确立了恋爱关系。江小雪感到莫名其妙,她淡淡地回怼,你跟谁确立恋爱关系与我有关吗?没必要跟我说。

且说这些微信,都是大卤蛋用他妈妈的手机所为,他是铁了心要王莽这个爹。大卤蛋完成“和解与离间”任务后,看到妈妈和王莽爸爸在当面谈心,以为自己的求和信息发挥了作用,心里高兴。

王莽问道,你微信不是说了吗,我是要当面把情况说清楚,免得有误会。江小雪愕然,她突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她告诉王莽,这一定是大卤蛋在搞精怪。大卤蛋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拿着自己的手机,说是在手机上下载暑假作业。原来是在整这一出“诡计”。对于江小雪的话,王莽是相信的,纵然她在婚姻里各种不是,但她诚实直爽,这是她的性格。 

王莽哭笑不得,他从大卤蛋那儿拿过手机,证据已完全“销毁”。江小雪拿棍子要打,王莽拦住说,父母打孩子之前,先检查自己先打自己。江小雪暗想,这个宠娃狂魔实在太宠娃了。

王莽和卤蛋们交流了一番近段时间在学校的情况,还直接明了地对两孩子说,我以后不做你们爹,但我一直是你们爹,你们需要我,我一直都在。

看到两孩子失望的小眼神,王莽心里有些酸楚。也没时间多陪他们,转身离开。正要上车,他见前右轮车胎没气了,可能胎破了。他想,换个轮胎吧,也补过几次胎了。于是径直往汽车修配厂选轮胎去了。

迈兮回复了王莽的微信,起床到超市买孩子用品。早上不到八点,路边树上的鸟声悠悠,路上的行人匆匆。苏迈兮有些管不住自己的脚,她走进了江小雪的餐馆,反正江小雪不认识自己,她也猜想昨晚的信息也许是江小雪单方面在作怪,与王莽无关,她想去探听虚实,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。

万分沮丧。因为她看到王莽的车就停在江小雪餐馆一侧的停车场,像是在向她示威。“原来不是假的。”她愤愤地想。

迈兮的脸色有些发白,心里有些慌乱,她捋了捋飘在前额的秀发,皱了一下眉头,坐在条桌上。要了一碗酸菜腊肉面。她扫视周围,没看见王莽吃早餐,难道昨夜到这儿了还没有起床?

苏迈兮优雅地坐在餐馆最里边儿,一根一根细细地吃碗里挑出可口腊肉丝,品着这碗腊肉面,如品百味人生。她知道,平凡人生,不过油盐酱醋。

这当儿,王莽已找来修车师傅换好了轮胎。他们两个一个专心换车胎,一个专注想心思,停车的地方又没有正对着餐馆的门,所以谁也没看见谁。王莽换了车胎,回了公司。

直到滚烫的面汤变得温热,迈兮才放下筷子付账。一看,九点了。她才急匆匆地出了餐馆门。

咦,王莽的车呢?苏迈兮相信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昨天晚上,王莽就到江小雪这儿了,这么早车就在这儿,眨个眼车又走了,真是神出鬼没。

问浮生知君几?原是旧时情来。

1688177633772932.jpg




怨周遭凄惶多?不过相逢一笑。

瞬间,苏迈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平息了心情,果断拉黑了王莽所有联系方式。然后,买了孩子的用品急急地赶回家,孩子正在哭闹要喝奶。

追求独立,却陷入生活的泥潭,突破自我,却被一个可怜的孤儿牵绊。苏迈兮跟很多新时代的年轻女性一样,充满了力量感,但没有真正的安全感,她需要变得足够强大。

王莽莫名其妙地就联系不上苏迈兮。须臾间,他明白了,是卤蛋也给迈兮发了信息吧。

于是,他试图去解释。可他到苏迈兮家里去找,回回吃闭门羹。到她的超市或产业基地找,她回回不答理他。回回到餐馆找,包间和酒菜为她安排上,多话不说一句。他甚至“鱼传尺素”这种原始写信的方法来解释,可她连看都不看就扔垃圾桶了。

王莽请周十斤去找苏迈兮问个明白。周十斤在苏迈兮新开的“巧媳妇”超市找到苏迈兮。她谈天说地讲生意。 苏迈兮知道周十斤是带着任务来的,她背台词一般,让周十斤根本没机会插话。

周十斤还是礼貌地打断苏迈兮的话。说,有件事不知该问不该问?周十斤本就不善言辞,不知道如何打开话题。

苏迈兮给周十斤茶杯里添了开水,掩口不语笑着而去。周十斤大步上前,对苏迈兮道,你得给我点时间听我说,你和王莽哥之间造成了误会,我要给你解释一下。

苏迈兮转身回避,说是很忙。周十斤竭力解释是不是收到了江小雪的微信,那是卤蛋所为,王莽哥全然不知。

迈兮听了暗中嘲笑,愤愤地想,他那车清早就停在江小雪的餐馆门前,早上九点多又不见了,也是卤蛋所为吗?别当我苏迈兮是傻子。

周十斤百般解释,苏迈兮脑子电影一样放着那天早上餐馆门前停车的情形,一遍遍回忆微信。因自己亲眼所见,不可不信。他王莽的这些手段,去骗别人吧。

于是,她对周十斤说,十斤你说别的都可以,唯独你再说此事,我将下逐客之令。

既如此,周十斤只得作别,无功而返。

闻听周十斤言说,王莽不胜叹息,且不计较迈兮。他又自我安慰道,疑惑慢慢来解,求不得急。

自此之后,迈兮和王莽各自发展产业办公司,各自愈加努力,让自己不要有闲空想那些烦心之事。

苏迈兮坚信王莽脚踏两只船,只恨当初为何结交了这么个假面之人。既如此,只得深夜嗟叹。真是“两眼乾坤旧恨,一腔今古闲愁。”

1686659139854082.jpg

作者近照

 

 

作者简介:黄强,笔名常杭,著名长江诗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委员,长江作家协会主席,博士,研究员。曾任武汉水运工业学校校长、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、党委书记等职。长期致力于长江文化建设,著有《大江放歌》、《大江神韵》、《大江印象》、《大江经纬》、《诗情画意说长江》、《诗赋长江万古流》等诗文集,以常杭、黄山、天方、江月等笔名公开发表诗词作品3500篇,曾获湖北音乐最高奖“金编钟”奖、湖北省行业歌曲创作一等奖等。近作《长江组诗》、《长江组歌》、《长江十赋》、《长江,我的母亲河》、《诗情画意说长江》、长篇小说《雪云顶上》、《又见红叶》(与羊角岩合作)等影响较大;主编出版《中华长江文化大系》、《中华文化系大江(丛书)》、《长江诗词三百首》、《长江航运七十年》、《放眼澳门诗词选》、《当代长江航运发展史(丛书)》、《长江航运文化》、《长江儿女》、《跨世纪的长江航运》等长江文化专著多部。

微信图片_20230712101856 (1).jpg

作者近照

 

 

作者简介:申万萍,湖北建始县人,笔名常青藤,森木。



喜欢作者
sitemap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:利来娱乐场最新网址  利来老牌注册  ag百万美金彩池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利来在线网址  ag豪洒百万美金  利来老牌最新网址  凯发娱乐入口网站  d88尊龙平台怎么样  凯发娱乐游戏直营网